海赤蜻蜓

Grinding papers.
Grinding piano.
Grinding intestines with Rachmaninoff.

学期小结·平安夜有感

序:

一写才知道,短短四个月遇到的音乐远远不止这么多,但是既然刚开始用了罗马数字,就决定,为什么不只写七个呢,毕竟我的罗马数字也只能数到7。


* * * * *


I. Prelude in B minor, J. S. Bach (BWV 855a) - Siloti

版本: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TmsbazizZM

初秋的时候,听着这个,望着窗外红叶簌簌,还有海鸥悲鸣。就觉得孤独,进而越发地听这一首。

后来演变到坐在人来人往的地方,戴上耳机,单曲循环这个视频,就能静下心来了。这首曲子因而也被我单曲循环了很多遍。

九月十月的时候在钢琴上老弹。后来,最喜欢的钢琴a键坏掉了。本来没料到会造成那么大的影响,毕竟是还原a,但还是不行。渐渐也就忘了弹了。


II. Sinfonia (three-part invention) No.15 in B minor, J. S. Bach (BWV 801)

版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FBqa8XHAvQ

真是补番的时候听到的。《凡尔赛的玫瑰》,安德烈和奥斯卡站在窗前,端着红酒。

“去打仗的人回来了。”

“嗯。”

走到钢琴前,一言不发地弹着琴。b小调流畅的琶音。

就好像周一周三音乐史课之前,因为是喜欢的课,提前十五分钟走进教室,钢琴旁已经有人在弹着琴。被教室里暖和的空气吹得脸红红的,坐到自己平常的座位,意识到弹的是自己认识的d小调钢琴协奏曲,意识到是自己认识的贝多芬的月光。

“是呀,我小时候弹过第一乐章。现在在练习第三乐章,准备今年年底的汇报演出弹这个。”

也不知道这首一分钟的巴赫自己听了多少遍,总之到了钢琴边上,没有练很多次就顺下来了。

很久很久以来也是头一次,想要在钢琴上好好练一首曲子。


III. Als Luise die Briefe ihres ungetreuen Liebhabes verbrannte, W. A. Mozart (Kv. 520)

版本: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yyzvvJ2pjQ

“As Luise was burning the love letters of her unfaithful lover.”

这学期声乐课上,被老师留了三首曲子。一学期过去,练出两首。一个是“Change your heart, oh you cruel woman...”,另一个就是这首。

汇报演出之前的最后一次课上,老师指着歌词,问我,“你有过这种经历吗?”

“诶?”我呆了。

老师笑了,“虽然我希望你没有,但是,唱的时候要带着这种感情去唱。”

老师也知道我很喜欢这首曲子。其一,它足够有表现力;其二,c小调穿插着降E大调的旋律,足够我沉迷了;其三,它是莫扎特。

老师指着钢琴伴奏突然爆发出的三十二分音符的Alberti bass,说,那是火焰呀。

汇报演出的时候,我很紧张。一共唱两首,另外一首是节奏舒缓而悲哀的Cangia, cangia tue voglie。本来打算先唱另外一首的。

拿着谱子走到钢琴伴奏那里,突然心念一转,“我先唱莫扎特这首。”


IV. Ch'io mai vi possa, G. F. Handel (HWV 24, Siroë)

版本: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7Kde7Xfu9w

或许是自己这学期的曲子都太忿然,在汇报演出上听到一个同学唱这个,突然就被震慑了。

同学唱得并不很好,钢琴伴奏也是第一次识谱这首曲子(虽然钢琴专业识得极好)。但后来在YouTube上听遍了其它的版本,不知为什么总觉得没有当时留下的印象深刻。

汇报演出完了就是期末考试。在论文、考试和实验里团团乱转的时候,耳机里一直在单曲循环这个。期末考完的下午,打印好谱子,去琴房练了好半天。

“I cannot stop loving you.” In minor key.

在某些方面上,亨德尔确是特别的。


V. Pur ti miro, Monteverdi (L' incoronazione di Poppea)

版本:https://www.facebook.com/ClassicFM/videos/10155632335614260/

今年是蒙特威尔第的450周年诞辰。或许就是因为这个,音乐学院的歌剧院才决定演这部歌剧的吧。

和音乐史的同学一起学习的时候,提到这个演出,同学纷纷表示要一起去看。

于是就真的一起去看了。拿着节目单等入场的时候,有个五重奏在大厅里唱着文艺复兴的声乐作品。和同学聊着天,听到一个Landini cadence,和同学一起笑。

以为Poppea是个不熟悉的名字,于是没期待自己能懂任何剧情(同学:我知道第一幕的剧情,因为我刚读完维基百科那一段,公车就到剧院了…)。在节目单上看到Seneca的时候,也没多想,重名的人多了。Nerone,不认识。

第一幕结束的地方是塞内加之死。

幕间休息的时候我整个人都燃烧起来了。

但是音乐上留给我最深印象的还是结尾的二重唱。后来我翻Facebook上的老东西,发现以前有人发过这首曲子的视频,我还专门收藏了。

也对自己的判断力有了一些信心。


VI. Je n'ay point plus d'affection, Claudin de Sermisy

版本: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ZVRc93FNcU

Parisian chanson。

这学期的音乐史听到了许多自己喜欢的曲子,但余音绕梁每天洗澡的时候都会不自觉哼出来的,也就这一首。照这么说,Parisian chanson追求旋律单一、结构简单也达到了它的目的。

课上读了一遍歌词,有同学说,这是伤心的歌词;有人说,明明是坚强啊。

“I don't have affection anymore.”

我这个学期也常常觉得如此。和如今天各一方的中学同学聊天,和父母打电话,偶尔觉得在各说各话。看着自己的一些同学在意着我自己毫不关心的事,有时想,他们的青春真好。但自己,丝毫没有想要交换的意愿。

好像自己没有了这些情感一样。

没有吗?听安魂曲的时候还是会哭出来,在夜晚的大雪里走回宿舍的路上,脸缩在围巾里,手插在兜里,但是走着走着会情不自禁地慢下脚步,听着耳机里的音乐,看着雪和街灯和路边街灯下的长椅。

“我想到了永恒的东西,想到了莫扎特,想到了星星。” ——黑塞《荒原狼》


VII. Abendlied, J. G. Rheinberger

版本: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1Dl5kuUY8w

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浪漫主义时期的家伙,写的一个至今都记不住名字的作品。其实,对于我来说,这远远不像是我会喜欢的曲子。

刚开学的时候,合唱团排练,说,我们这学期打算弄一个小作品,找那么十来个人,感兴趣的话排练结束以后来找我。

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就去了。感觉每周六下午一点排练的时间会毁了我整个周六的效率。

结果没有料到,后来每周六下午一点成了我每个周末最期待的一件事情。

带领排练这个小组的同学,每次到教室坐下的时候都长长叹一口气,仿佛很累的样子,但是排练一开始,就仿佛换了一个人,精神起来。

演出结束后我整个人都处于极端亢奋的状态,把翘了社团会议来听音乐会的同学拉回家,做了顿饭给她吃。

听着我不连续的激动的对这首曲子的追忆,并且表达着“下学期一定也要再排一首这样的,如果带排练的同学太忙,我也要努力说服他”云云,同学说,“不行的话你自己也可以带排练呀。”

“不行,我做不到这么好,”我坚决地说,“我很少坦然承认自己什么事肯定做不好,但就在这件事上,我比不上,非他不行。”

于是在这个圣诞节,就这么托腮想着,下学期,不知道大家都有多忙,也不知道自己会忙到什么醉生梦死的地步。

不过,还是希望这样的事能再发生一次。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