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赤蜻蜓

读书笔记和半认真半不认真的东西堆在这里。
非三次元的产出都放到子博里了。

这两天面试产生的脑洞。

啊,我喜欢法国文学!你问为什么?因为它amazing,尤其是,you know,我看了这个叫做大仲马的人的书,他写这个法国文学啊,和历史结合在一起。唉可惜你不是个中国人,不然我会跟你说说我小学的时候读的,以及初中又读了好几遍还为此把一次期末考试考砸了的金庸,说说倚天屠龙的传奇,然后再告诉你我觉得这个叫大仲马的人就是个法国的金庸。我就是喜欢历史小说啊,我跟你说,因为有时候决定一件事情成败的不是作者是历史。就像为啥襄阳没守住,不是因为郭靖太弱了,而是因为历史上襄阳该沦陷了;就像为啥达达尼昂保护皇帝没保住,不是因为达达尼昂的计谋有缺陷,而是因为皇帝就是死在了断头台上。是吗?也许我不该跟你说这些,因为这实在是缺乏主观能动性:我们不应该让发生的事来决定一切!我们应该相信自己的努力,相信着有一天会遇到自己所爱!但发生的事也的确发生了。历史上如此多的事没能完美。我的想法也许有些消极,不过你不是想知道真正的我是什么样子吗?真正的我经常是个虚无主义者,拿生死开玩笑。啊,你信了?诶别这样啊,我其实没那么悲观,给我一部莫扎特的歌剧听着,再给我一篇nature读,我就可以自high一下午。尤其是,如果外面下着雪,就更棒了,我就想象着我的偶像在大雪纷飞的维也纳城郊跳舞,因为炉子里没柴了。我可以想象他用冻僵的手指划下一个个音符,然而爱干净的他的袖子上的白色花边从来不会被墨水蹭脏。他那么乐观,我听着他的音乐,我怎么会悲观呢?然后你应该也能理解我为什么喜欢雪了吧,虽然我生在南方,但是一下雪我就想到莫扎特啊。什么,你说这逻辑好奇怪?那才叫奇怪呢,因为我真的是这么想的哟。

但是我把这些话都憋回去了。你问我我喜欢读什么书,我说,文学和科学,啊我啥都读,我喜欢探索未知,因为我有很强的求知欲。你问我最近读什么书,我说,我最近在读好多生物教科书,for fun。你笑了,你问我,那你还读了啥,我说前一段读了几本法国文学。你问我,那我喜欢法国文学吗。我说,我喜欢呀,因为有个叫大仲马的名作家,他写的历史小说好好看,他让我觉得有时候有些事情发生不是因为里面角色作为或者不作为,是因为历史就是这样发生的。

你似乎觉得我的思想很有深度,随手在report上记了几个字,转向了下一个问题。

……“现在,来跟我说说你最喜欢和讨厌的课吧。”



注:

1. 脑洞。我的想法都是真的,事情大部分也是真的,但是不要当真。

2. 这不是我上次说要写的那篇文。那是另一篇。正在写,灵感罢工中。


评论(1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