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赤蜻蜓(Leslie Li)

我 | Musica est mea vita; philosophia ego est.
或者说我希望这样。

哲学 | 『你命我避开人群。』——塞内卡
我在努力。

科学 | 『Chaos is everywhere.』——J. Gleick
正在逐渐意识到。

音乐 | 『他分不清巴松和单簧管,也分不清钢琴和抽水马桶。』——肖斯塔科维奇
说的就是我。

宗教 | 『我是个拙劣的,于心不忍的无神论者。』——木心
我也是。

爱 | 『最后他们发现,“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喜欢做协调家。”』——沽柳《孤流》
但愿永远不出此言。

论乐章间鼓掌续

前段写的那一篇《论乐章间鼓掌和熊孩子》,似乎被许多人看上了的样子……最近又有一些新的想法,所以补充一些。

1. 最近开始系统学乐理啦,从最基础的学起。(小时候为了钢琴考级考过两个乐理证,之后也没有刻意去学过,一直停留在分得清大三度小三度、分不清单簧管双簧管的水平……闲话)然后渐渐发现古典音乐真真是个最没门槛的爱好之一。大家知道我喜欢生物,偶尔会蹦出一两个谁也get不到笑点的生物笑话(比如前两天妈妈在吃螃蟹,说别吃肺,我说不是肺,是鳃,全家人白眼),不过这样的笑话是需要狂啃竞赛书才能蹦出来的,然而跟小伙伴逛商场的时候指出放的音乐是《费加罗婚礼》序曲并且激动地蹦蹦蹦,只要连着几次写作业的时候都听它就可以了。成本很少不是么?吃我一针安利吧。


2. 天朝人不愿意欣赏古典音乐的原因,我依然认为主要是因为破坏分子把它捧得太高冷。然而,最近有发现其它的、零散的原因。比如说吧,中国本身的文化和古典音乐是八竿子打不着的。意大利人可以喜闻乐见地听歌剧,因为他们听得懂啊。初中的时候曾经去国家大剧院看过一次歌剧,瓦格纳的《罗恩格林》,瓦格纳粉带着去,然而运气不佳,坐得离舞台极远,看不清人脸看不见字幕,瓦格纳歌剧又长……四五个小时都在和自己的眼皮作斗争。之后和同去的小伙伴们均觉得“如果歌剧都是这样以后还是不来了”。幸亏半年后就看了《费加罗的婚礼》,电影,带字幕的,才开始领悟到歌剧的美好。

就事论事,在听歌剧上语言还是重要的,不然听宣叙调几乎就是折磨。我平常在不戴耳机的情况下听歌剧,别人抱怨“你听的这啥神奇玩意”也基本都是在宣叙调上。没办法,这旋律性本来就不强,就算听不懂语言,好歹也要知道剧情才能忍受此种“奇怪”的唱腔。于是没有人去听歌剧。又因为到底不知道哪里才是乐章结尾,乐章结尾到底要不要鼓掌……也没有人去听音乐会。最后总而言之,除非被人送了一张著名古典乐者的票(朗朗、廖昌永、有的时候甚至,久石让?),没有人会去歌剧院/音乐厅。这个解决办法么……我个人是不愿把唱词翻译成别的文字的,建议剧院多放一些字幕条?尤其是廉价票的位置,因为不是发烧友也不会买多贵的票?

你们都中计了哈哈哈,其实只是我买不起票……


3. 接着那篇文章“用古典音乐来装高冷”的人来说。最近又经历了一些事情,渐渐发现这个逻辑真的完全不成立。的确,你会发现在电影电视剧里,古典音乐出现的场合,都是某个高冷的人物发动他的汽车引擎,或者上流社会的宴会里一个四重奏或者一架钢琴旁若无人地演奏着。但是联系仅限于此。

比如你看贝多芬,他就是一个鄙视上流社会(准确地说是鄙视特权阶级)的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注孤生的乐者。不过他写出来的曲子,比如月光,比如命运,如今依然出现在上流社会的生活里(好吧可能命运不大会)。这只是历史在讲冷笑话罢了。贝多芬,他的性是善的,他的音乐是美的,但是他一点也不高冷。

你再看看写了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的莫扎特[注],他高冷吗?他喜欢上流社会,这倒是真的。不过他喜欢在书信里跟姐姐开各种恶趣味玩笑,还在小夜曲里用邮号(https://en.wikipedia.org/wiki/Post_horn 不知道怎么翻译)。这样一个人如何高冷。

还有威尔第,他简直直接得要命。他的名言就是,我就是一个农民。够高冷吗?

不过更明显的还是现世的人。我认识一些古典音乐爱好者,说起古典音乐某个作曲家如同某个歌星;某个名作品犹如itunes排行榜前十。这高冷吗,不高冷。这真诚。


祝喜欢古典音乐的人少遭白眼,祝不听古典音乐的人少被装X。


[注]: 这里一点也没有开玩笑,这个童谣最早是德国民谣,但是莫扎特第一次把它写下来,写成一个钢琴变奏。非常适合钢琴初学者!联系我我可以教你弹QAQ 给个链接


评论(1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