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赤蜻蜓

读书笔记和半认真半不认真的东西堆在这里。
非三次元的产出都放到子博里了。

一边洗澡一边听着。

想:“维瓦尔第真像是巴赫和莫扎特的结合啊。至于为什么,就像卡图卢斯说的‘Quare id faciam, fortasse requiris? Nescio. [也许你会问,为什么?我不知道。]’(这个时候我的脑子里出现读诗的节奏与感情),或者像马尔提阿里斯说的,‘nec possum dicere quare [但是我不能说出原因]’。哎,也许读完书架上那本很厚的和声学的书,我也许就可以说出为什么了,但是有什么意义呢?也许读完我就不那么觉得了。啊,我真喜欢维瓦尔第呀。”

洗完澡拿起手机……咦这不是维瓦尔第的?是Purcell?

想起刚才的矫揉造作真是满脸黑线= =||||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