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赤蜻蜓(Leslie Li)

我 | Musica est mea vita; philosophia ego est.
或者说我希望这样。

哲学 | 『你命我避开人群。』——塞内卡
我在努力。

科学 | 『Chaos is everywhere.』——J. Gleick
正在逐渐意识到。

音乐 | 『他分不清巴松和单簧管,也分不清钢琴和抽水马桶。』——肖斯塔科维奇
说的就是我。

宗教 | 『我是个拙劣的,于心不忍的无神论者。』——木心
我也是。

爱 | 『最后他们发现,“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喜欢做协调家。”』——沽柳《孤流》
但愿永远不出此言。

小鲜肉之进化意义

之所以突然开了这个脑洞,还是受这篇文章的启发,这里实在觉得转发加基本无关的长评论简直是个过于奇怪的方式(为什么这句话看起来那么像我在暗讽某个人?我真的没有!)就手动超链接了。嗯。然后进入正文。

* * *

我们还是从那个社会学研究说起,也就是说,在择偶过程中,女性偏向看重社会地位与财富,男性偏向健康与腰臀比例。这是有进化学意义的。何在?我们先抛弃人类,看猿类。

假设我们正在观察一群有社会等级制度的猿——也就是说,这群猿有一个头领猿(雄性),一个副头领猿(雄性),剩下一级级直到最贱的那一只(自然界许多社群都会有这种现象,从狼到鸡,从猿到蚂蚁,只是表达方式和程度因物种而异,此不赘述)。那么,头领有什么用呢?打仗(抢水果、划领地)的时候带领指挥所有其它猿,平时有一些领导工作……没错,但主要是,头领在生活上具有各种特权。比如说?比如找到食物的时候头领先吃,大家后吃;比如择偶的时候头领有优先权;比如平时无所事事的时候,大家都会去给头领捉虱子。但是,特权不是白白得来的。这种头领的奋斗就是简单暴力的——我打得过你,我的社会等级就比你高,我打得过其他所有猿,我就是头领。

好了,刚才我们说的都是雄性猿之间的争斗。现在假设你是这群猿里的一只母猿。你性成熟了,你很健康,现在你在排卵,你想给你的卵找一些好精子,你怎么办?

你看着谄媚的低等级猿们。他们打架打不过其它人,到处受人欺负,怎么可以给自己的孩子找一个这样的爸爸?这样的孩子,将来的社会等级也不高,受人欺负,找不到对象,生不出孩子,自己就断子绝孙了。还是高等级的猿好呀。

这只母猿的心路历程,就是进化上的性别选择。这样的选择在其它的物种上导致了孔雀开屏(他开屏漂亮—他的羽毛有光泽—他吃得好—他觅食能力强—他能给我的孩子找很多食物—就选他了)等现象。不过这里我们也不赘述。我们转过来看另外一只等级不高不低的青年雄猿的思考。

他年轻力壮,正是干一番大事的年纪——然而几天前他和首领打了一架,被揍得落花流水,还遭到首领周围那几个跟屁虫的围殴,这两天不得不围着他们给他们抓虱子,表示自己绝对不敢再造反了;另一方面,他的气就撒在了那几个瘦骨嶙峋的低等级猿上,抢他们的吃的,或者没事就抡他们一拳——这样不上不下的生活,如果接受了,还是挺好的。于是他想要生个孩子。他看着周围的母猿们——有的如自己一般健壮,然而自己并不需要一个帮手,自己需要的是一个温柔的子宫;有的太不丰满,简直没有兴趣,他觉得自己的孩子会胎死腹中,或者刚刚生下来没有奶喝,活活饿死。但是最健康,最年轻,最丰满的那几只母猿已经被首领看上了,有的已经怀孕,除非自己把首领打下台——而这是不可能的——是不可能讨上这几只漂亮猿的。

到此为止,你可以开始想象这雌雄两只猿看对眼然后开启了幸福生活的后续,但是我这只单身狗不打算往下写了。我们把这个背景放回人类上来(你可以随便套一个两个世纪以前的背景,中外皆可,你会发现以上猿的思想过程放在人身上也不多违和)。不难看出,对于雄性——男性,更重要的是找一个健康的老婆,这样才能能成功生出来并养活他们未来的孩子;对于雌性——女性,她们需要一个靠谱的伴侣,也就是说,自己的孩子能获得足够的食物(假如社群中雄性负责觅食,或者说,男性负责挣钱)和让他们不被童年玩伴虐待的社会背景。

那么在人身上这些抽象的目标具体到什么标志呢?女性的生育能力,现在已经非常公认地和一个指标相关:腰臀比例,因为骨盆大容易生孩子(具体原因比较复杂,但我才不会告诉你我妈就是因为骨盆不够大被医生建议剖腹的我)。另外,第二性征也是生育能力的证明(有实验指出这甚至对于女性选择男性也是成立的——大数据表明女性更喜欢胡子更多、更加棱角分明的男性……的脸)。于是,丰乳肥臀细腰,这就是三围的进化学意义啊。

而对于男性,你有没有发现,第二性征不是主要指标。是的,这个事实也许会让你对世界产生幻灭与失望,但是大数据表明,女性还是喜欢有钱有势的男性。这也反面印证了《傲慢与偏见》开头的那个真理:“凡是有钱的单身汉,都要讨个老婆。”嫁给一个很帅的穷小子的确听起来挺浪漫,但你确定你们的孩子能活到五岁?你确定你能活到你的孩子五岁?

很遗憾,自然选择不偏爱这种浪漫。大概也因此,这种事才成为了浪漫。闲话不提。

那我们提什么呢?我们终于回来啦,现在我们可以说小鲜肉了。

因为传统的择偶观,不管在中国还是在外国,都是在男权主义的世界里。男人管挣钱和提高社会地位,女人管提高生育能力,这样的分工很合理。为了让在外辛苦挣钱/当官的男人确定自己的孩子是自己的精子造的,女人被关在深闺里,被裹小脚;为了美化所谓的腰臀比例,女人戴束腰降低腰围,穿裙撑(假装)提高臀围。这都很合理(在这里和整篇文章讲的合理,都是自然选择和性别选择的客观,不证明在这个社会上是道德正确的,特此注)。

但现在女人开始挣钱了。这就是变化,这就意味着女人开始参与社会地位和富有程度的排名,意味着富女人有了嫁穷小子的资本。这意味着“女性更喜欢胡子多的男人的脸”走出了实验室,开始在真实世界的择偶过程中成为一个越来越重要的指标。这意味着对女人的评价标准不再是单一的子宫好坏,而包括了其它的,如今的女性为之奋斗的目标。

所以,单单从现象上来看,其实“小鲜肉”这个词的出现,我认为是积极的。一定程度上。

因为在几千年的男性带着几分淫色的眼神看女性跳露骨的舞蹈之后,终于出现了这样一群有经济实力的女性,她们色眯眯地看着具有强烈第二性征的男性,喊着“小鲜肉”。

* * *

附:(这其实应该是后记但是后记不是一条一条说的是一片文章啊……这要是注释也没有文章中对应的店啊……我实在不知道冒号前面到底写什么orz)

  1. 虽然这篇文章大概从头到尾在说“小鲜肉”这个词的好,然而我不喜欢这个词,一如我同样不喜欢“女汉子”这个词,无论是在上理科课上认真纠结一个知识点被男生大声地嘀咕“这个女汉子”还是自己拧开罐头以后发朋友圈“看我是女汉子”,无论哪种场合,都不喜欢。这些词汇的出现一定程度上令人欣喜,因为这意味着女性地位的上升,和女性社会角色的变化,但这样的词汇其实是从一个带着负面色彩的角度在反应这种变化。我希望这些词最终在变化的继续中被淘汰,和“直男癌”这样的词一起被淘汰。

  2. 我知道,在“女性看重金钱势力,男性看重腰臀比例”的那个实验里,有一个超越前两者,甚至超越性别的指标,那就是“他/她对我好”。但是这里单身狗才不要讨论这个呢,这在我们的论述过程中是个干扰数据的无关变量。

  3. 我才不会告诉你们,在开始码文之前我打了三遍“一定要写短”,写完一看一千七百字了……既然写成这样了,就不求读的人多,只求择良辰吉日阅读,不要低估文章的长度地铁坐过站呀。

  4. 我很好奇打上小鲜肉tag以后会发生什么。占tag抱歉?

评论(1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