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赤蜻蜓(Leslie Li)

我 | Musica est mea vita; philosophia ego est.
或者说我希望这样。

哲学 | 『你命我避开人群。』——塞内卡
我在努力。

科学 | 『Chaos is everywhere.』——J. Gleick
正在逐渐意识到。

音乐 | 『他分不清巴松和单簧管,也分不清钢琴和抽水马桶。』——肖斯塔科维奇
说的就是我。

宗教 | 『我是个拙劣的,于心不忍的无神论者。』——木心
我也是。

爱 | 『最后他们发现,“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喜欢做协调家。”』——沽柳《孤流》
但愿永远不出此言。

每年的12月5日晚上,都完整地、心无旁骛地听一遍安魂曲。

每年的12月5日,听音乐的时候不再思考旋律发展、和声搭配,只纯粹地听和被感动。

每年的12月5日,想着莫扎特,并且不再质疑自己对他的爱到底有百分之多少是自封的虚荣,百分之多少是自命的清高,百分之多少是矫揉造作。

每年12月5日,就听音乐并爱着就好。

不,这不是默哀,这是一种欣喜。二百二十四年前有一颗闪耀的明星曾经升上天空——meus magister magnus.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