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赤蜻蜓

Grinding papers.
Grinding piano.
Grinding intestines with Rachmaninoff.

所谓因为满三格了所以要留到零点以后发在下个月的里面,也属于上述强迫症的一种。跟别人总是很容易解释——“我强迫症你咬我呀”,但是其实就是因为选择太多了,所以发明了一些方法来避免选择……我觉得挺好的。

日记选段。有时候日记里写着写着就会突然出现思想的火花……只是有时。至于“狗狗”,嘛,同学给我起的外号……


* * *


好的大家都在写2015年心路历程我也来写一个。不像是平常写的文,这次的应该全是碎碎念。所以也不期待转发、推荐。让它慢慢沉淀就好。

Jan. 月底是期末考来着,考了班级第二,第一是一个数理化三科竞赛分分钟保送的大学霸,所以自己当时相当开心,现在只觉得,相当、相当的遥远与不可及,那些在星巴克里隔着玻璃窗看着街上圣诞还没撤下的装饰背着滕王阁序的日子。

Feb. 春节。开始自啃AP统计,相当作死学了这货,但是学着学着发现相当好玩。假期计划了自学生竞……然而收假的时候发现用了错的书,事倍功半来着。

Mar. 开学并开始专心准备生物竞赛。

Apr. 合唱比赛。带领全班之下,有生以来头一次得了第二。心里很难受,因为输给了文科班,但根本没来及难受就月考了,之后生物竞赛初赛。因为认真地做遗传题……然后没做完,差点没涂完机读卡,结束后感到万念俱灰。不意两个礼拜以后生物老师给自己发微信说进决赛了……当时心里是崩溃的。然后便是开心的:五月初三门AP,然后开心的期中考,然后六月中旬开心地决赛,世界不能更美好。

May. 四月二十八日的时候得知,生物竞赛的复赛是五月十号。然后……世界在眼前崩塌成一片。五月九号到十三号是三科AP的时间,13号到15号是期中考试的时间,生物竞赛……于是我得到了一个学期最分散的三件重要的事情突然集中在一周之内的成就。而且还有研学的八只豚鼠每天早上五点准时开始嚎叫……

那时的日子充满了各式样的“人生如梦”和阿拉米斯式的忧郁(i.e. 每次阿拉米斯以为自己失恋的时候“生命意义何在”的感叹),很多直白的牢骚,但是也有很多是开心的事情。一天学十个小时生物,十天读完厚厚两大本生竞资料,简直挑战了自己的极限。每天午饭后给自己休息的一小会就翻着Cornell的各种宣传片和图片,被吉祥物上写着的“Somebody at Cornell loves you”分分钟自high到哭。五月十号那个周日从十一学校决赛出来的时候下着雨,自己玩着monument valley,和游戏通关一样既放松又空虚。

之后做梦总是梦到突然接到通知“生竞你上次参加的是半决赛,赶快十天后/明天就是决赛,快来”然后坐在各种莫名其妙的考场里对着卷子目瞪口呆啥也不会……瞬间吓醒。但是回想起请假在家每天早上买一个煎饼,就着早晨的阳光和埃尔加的海景套曲看硅藻,都是美好的回忆呀,千真万确。

不过后来还是有代价的——AP生物跪了。你要学的那个major,AP却考了4分,那才叫阿拉米斯式的忧郁。

Jun. 经过八天考10个试的洗礼,简直每天都在感激这个世界不用再来一次。很有闲心地认真做完了八只豚鼠的研学。啥特别的成果都没有但是完全自己设计实验超开心。读了《包法利夫人》,看了音乐剧《伊丽莎白》。被这两个虚无主义+讽刺的伟大作品逼迫开始思考人生。

Jul. & Aug. 有幸去到北生所做暑期学生。继去美国交流以后的又一次,每天幸福感超强的生活。很简单地做着自己爱做的事,周围的人也都超级友好,啥都给讲。学到好多好多的东西,明白科研真的适合自己。不用再想学校里学校外的那些peer pressure和各种各样的功利的竞争,只简单地做实验。八月份还去了所里的年会,被实验室里的人坑去卡拉OK大赛。第一次,真的完完全全第一次,当众唱美声(Puccini的O Mio Babbino Caro,唱完发现评委席有个中央音乐学院的老师,还夸了自己……虽然自己一路洗澡的时候练出来的简直业余到不知哪,但是听到称赞好开心好开心)然后呢,决赛唱了POTO里的Think of Me,竟然就这么得了一等奖……唉,美好的回忆呀。多了简直要伤神。

Sep. 在实验室一直呆到月中。哦,月初的时候回学校唱了一个保卫黄河。看到好多的初中生,并且看到他们用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刷SAT题。后来老师把演出视频给我的时候发现……她故意把我安插在话筒边上了……我的声音超级明显……之后回家准备SAT。

Oct. SAT和一些很繁琐闹心的申请。刷了几个音乐剧(罗朱、LM等等),整理了一下暑假在nibs的晚上看的许多歌剧和BBC纪录片(《达尔文所不知道的》、麦克白、蝴蝶夫人、还有几个音乐会录音)。月底出分,因为压分,也许还有一些别的、也许我现在也不清楚的缘故,考得并不好。至今都在疑惑,除了压分之外是否有些别的什么,这些别的什么是不是我的问题,还是简单归咎于运气。O Fortuna。

Nov. 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去了Cornell的面试然后当时强撑着笑容……现在回想起来是一团糟吧。也可能因为结果造成的选择性记忆。看完了前后跨度五年的斯坦福行为学公开课。结尾再一次泪目,想起自己第一次看的时候啥都不懂,分分钟去网上查单词。如今看的时候已经因为嫌弃翻译差关掉了中文字幕,许多研究成果自己不但听说过还知道课上讲的的后续。构思着以后也许学neuroscience。也许也不会,毕竟进化很好玩,也许心理也行,bioinformatics也挺好的。或者我们贪图现成,以后去做个翻译?

Dec. 五号的时候看了安魂曲。再一次感动了,这是第三年。几天后收到拒信,原来there isn't someone at Cornell who loves me。采取了非常淡定的措施,可以用马提亚尔的诗概括其精髓:Non amo te!(我不爱你!)小小地经历了一次失恋,现在不再觉得什么了。你不爱我,那么我也就不爱你了。不过等时间慢慢过去,回想起那个忙碌的春天,也曾被你感动过,也是好的。如今心里有了新的梦校。只觉得一切都挺好的。虽然说这话的时候再一次自动脑补“如今我有了别的喜欢的人,一切都挺好的”。这几个月简直把申学校类比成恋爱太多次,有时被这种神脑补困扰得要死。读完了Les Miserable的书,英文。一千多页,看到几乎吐血,尤其是《黑话的起源》那种记叙之间莫名插入神议论的写法,不过还是被主教感动,冉阿让死的时候觉得送走了一个老朋友。又终于读完了《哲学的慰藉》,开始试着用善意揣测这个世界。

整体来说,从六月开始,就没有什么特别忙的日子了。虽然该有考试还是会呕心沥血地准备一番,但比起生竞的那段日子,什么都黯然失色了。后半年,除了申请的事情依旧在有条不紊(丁玲桄榔)地进行着,也在利用这段时间,给自己曾经做过的决定下过的决心收尾,比如斯坦福的公开课——那时年少无知的我还想去斯坦福读本科呢!比如读LM,的确也像是挑战自己并找回生竞的忙碌,然而自己赢了,忙碌感,即使是一天读300页,熬夜到凌晨五点,也没有找回来。比如哲学的慰藉,不过似乎不是我一个人的烂摊子呢~

16年没有什么心愿。相信该来的都会来的,然后学着塞内加加上“没有来我也无所谓”,虽然自己知道自己还是在乎的。但是有目标。要继续刷英语阅读速度,再刷两本英文的生物教科书,然后每周读一两篇nature。要继续好好学拉丁语,这样大学里才能一次进到好的班。要继续作死AP报点奇葩学科,发现新兴趣。依旧每天一个小时的练琴+唱歌,为了未来,也为了现在。

那么最后还是用一直以来写在记事本扉页的话来勉励自己:

Ben cantato (好好地歌唱)!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