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赤蜻蜓

读书笔记和半认真半不认真的东西堆在这里。
非三次元的产出都放到子博里了。

最开始入源氏物语的坑是读白居易的长恨歌。
魂魄不曾入梦来。我的共鸣。
入坑以后,发现里面的诗果然和白居易的有些相像。他们的诗比起大唐的律诗绝句,就像当代日本的轻小说,比起铿锵有力抑扬顿挫的…额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再后来入坑深了,对平安时代的文化向往起来,白居易啥的也忘了淡了。
但是如今看到白诗,还是想起那个准备给全班讲长恨歌的ppt的高二的北京四月。还是有那些绿柳褐墙的追思。好像见到了失散多年的老朋友的一封信。
自作多情地揣摩着那些过去的日子。

烟月可知人事改:

《感情》白居易


中庭晒服玩,忽见故乡履。昔赠我者谁,东邻婵娟子。
因思赠时语,特用结终始。永愿如履綦,双行复双止。
自吾谪江郡,漂荡三千里。为感长情人,提携同到此。
今朝一惆怅,反覆看未已。人只履犹双,何曾得相似。
可嗟复可惜,锦表绣为里。况经梅雨来,色黯花草死。


最喜欢那句“人只履犹双”。

评论(3)

热度(18)

  1. 海赤蜻蜓烟月可知人事改 转载了此文字
    最开始入源氏物语的坑是读白居易的长恨歌。魂魄不曾入梦来。我的共鸣。入坑以后,发现里面的诗果然和白居易
  2. 若有所思烟月可知人事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