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赤蜻蜓(Leslie Li)

我 | Musica est mea vita; philosophia ego est.
或者说我希望这样。

哲学 | 『你命我避开人群。』——塞内卡
我在努力。

科学 | 『Chaos is everywhere.』——J. Gleick
正在逐渐意识到。

音乐 | 『他分不清巴松和单簧管,也分不清钢琴和抽水马桶。』——肖斯塔科维奇
说的就是我。

宗教 | 『我是个拙劣的,于心不忍的无神论者。』——木心
我也是。

爱 | 『最后他们发现,“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喜欢做协调家。”』——沽柳《孤流》
但愿永远不出此言。

网易云的评论的谜之收藏。

来源:

图一 - 一个中国古风歌曲,《采茶记》,深夜邂逅良心音乐系列。

图二 - 内田光子的莫扎特奏鸣曲,Sonata Facile,框里那一长串话是最高赞。

(对此我只想说——

莫扎特是一个纯粹的音乐家,也永远是一个有着最纯美诗意的,最质朴的音乐家。他曾经说过:“为升进天国而拼搏当然是壮丽的,崇高的,但是活在这可爱的世界同样是美好无比!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做人吧!音乐来自莫扎特钢琴奏鸣曲第16号C大调K.545第一乐章。

贝多芬是一个纯粹的音乐家,也永远是一个有着最纯美诗意的,最质朴的音乐家。他曾经说过:“为升进天国而拼搏当然是壮丽的,崇高的,但是活在这可爱的世界同样是美好无比!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做人吧!音乐来自贝多芬钢琴奏鸣曲第14号升c小调Op.27第一乐章。[1]

舒伯特是一个纯粹的音乐家,也永远是一个有着最纯美诗意的,最质朴的音乐家。他曾经说过:“为升进天国而拼搏当然是壮丽的,崇高的,但是活在这可爱的世界同样是美好无比!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做人吧!音乐来自舒伯特艺术歌曲D大调D550。[2]

……

所以说我也可以是个纯粹的音乐家,我弹小星星弹得也很纯粹啊。昂?不是吗?

[1]: 即《月光》奏鸣曲的慢板

[2]: 即《鳟鱼》)

图三 - 有一天刷题刷晚了,开着私人电台防困,然后突然很温馨地就转到了舒伯特的小夜曲。当时很恶俗地感动了(也是很困了),就发了条动态。然后第二天醒来看到这条评论也是……

一篇来源不记得准确度值得质疑的微信公众号推送上说过一个模糊的数据,也不记得说是在中国还是全世界,每3个人中就有一个人反应在18岁之前受到过口头上和肢体上的性侵害。我当时看到这个数据还惊讶了一下,然后转眼想起其实很久以前有过一次。虽然不严重但是并不想提。

至于口头上的,就是图上这样了吧。其实以前一直不在意,可能也以这种方法被“侵”过很多回了,但自从前一段一系列的事情,开始觉得,如果是可忍,那不可忍的时候,也没有人认为不可忍了。

放这张图之前也犹豫了一下。最后,就放上来好了。那些会对我有看法或者已经产生了一些看法的人,你们大概理解了,为什么性侵发生以后受侵害方总会选择不声张。

但是真的很微妙呢,就像说“我要杀了你”明显不是罪,但是杀人又有罪;但“我要上了你”就是口头上的性侵了,而强奸又没有杀人罪重。

Lofter不和谐敏感词对吧?

评论(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