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赤蜻蜓(Leslie Li)

我 | Musica est mea vita; philosophia ego est.
或者说我希望这样。

哲学 | 『你命我避开人群。』——塞内卡
我在努力。

科学 | 『Chaos is everywhere.』——J. Gleick
正在逐渐意识到。

音乐 | 『他分不清巴松和单簧管,也分不清钢琴和抽水马桶。』——肖斯塔科维奇
说的就是我。

宗教 | 『我是个拙劣的,于心不忍的无神论者。』——木心
我也是。

爱 | 『最后他们发现,“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喜欢做协调家。”』——沽柳《孤流》
但愿永远不出此言。

拉丁语学习日常 2016-06-16

1. 看图咯——


偶然看到一首歌叫Cras Numquam Scire,小确幸了一下,因为竟然看懂了,然后就点进去听……然而看到歌词我也傻了……

直到快结束的地方看到一个Nihil才重拾一点信心,那个igo大概是ego吧,因为翻译是“我”的意思,什么nova sol虽然变格怪怪的好像也懂得是个“新的太阳”……

想起某人 @Homo Bulla 提到的“好多当代搞出的拉丁语歌词,尤其是不涉及中古/宗教音乐的,简直都把语法吃啦”……这首歌词都把拉丁文吃啦。

况且Cras Numquam Scire这句话没有主语也没有宾语啊?Cras看着是明天可是人家是副词诶……Scire是不定式所以我也不知道主语是谁啊?

但是歌本身还是不错的。


2. 看到Ablative Absolute啦开心~~ 看懂你们在讨论什么了 @760毫米水银 然而自从学了从句……又学了动词不定式……和这个Ablative Absolute……从此句子翻译里面充满了各种箭头和括号……

有时候从一整句每个单词都是夺格的句子里强行标出Abl. Agent,Abl. time during which还有各种其它Abl.然后强行分出主谓宾简直超级有成就感!


3. 曾经把……一个Dative的Marci Tolli Ciceroni翻译成……

xxx把一个东西给了Marcus,Tullius和西塞罗……

【黑历史】【黑历史】【黑历史】

后来有一次去看西塞罗的维基页面……发现他的全名,Marcus Tullius Cicero这个组合……好眼熟啊?

我什么都没说过,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想说。

Nihil dixi; nihil scio; nihil dicere cupio. 


4. 前一段看果壳的推送,母亲节讲康乃馨,因为康乃馨的拉丁文属名是“Dianthus”,文章里就说“希腊语和拉丁语里dios都是神的意思”……

等等,拉丁语里男神(咦)是deus,女神是dea,中性的神是deum,没有dios……

倒是阳性的复数形容词是diōs……或者西班牙语也是dios……但是,对吧。

本着精益求精的态度在评论里客气地指出了,然而评论并没有被通过。

有点心塞……虽然知道打人脸不好,但是以为果壳这么科学的公众号是接受打脸的呢,我真是太天真。


5. 有点负面?说个花痴的。

维吉尔写拉奥孔的话,虽然不是100%原文——

Dīxit, et potentem hastam magnīs vīribus manūs sinistrae in uterum equī iēcit; stetit illa, tremēns. 

他说完,就用他的左手,以巨大的力气将一枚强劲的标枪向木马的肚子掷去。那木马站在那里,颤抖着。

这个tremēns(颤抖着)好,带,感!现在都会专门读这句话就为了读那个tremēns好么!

一开始没看懂Laocoon是谁还以为是个浣熊一样的丑角,再加上他“比其他人都快,第一个从大本营跑到木马跟前,高喊着……”还让我感到有点神经,直到看到tremēns这里,我也跟着tremēbam了。

为什么是浣熊呢,因为浣熊是racoon。


6. 今天早上开始脑子里莫名地单曲循环"Habemus senatus contra te, Catilina... Senatus intellegit, consul videt, hic tamen vivit! Vivit?" ...

当时学到这篇Cicero讨伐Catiline的课文顿感好笑,奇怪原来Cicero骂人这么直接犀利,后来才发现其实Cicero骂得比这有文采多了,是因为课文怕我看不懂简化成这个样子的……

“你在干什么?Catiline,你在想什么?……赶快逃走吧,Catiline,带着你的朋友们一起。我们受不了你们的停留。我忍受不了你,受不了你的那些朋友,也受不了你的阴谋!”


7. 听课文的录音发现-um结尾的录音都读成-on一样的音,有人知道为什么吗?

我喜欢把所有的t都偏教会发音那样发成ts的音……

还有,录音里爱把所有的r都发得好长……

我一般都(为了避免被侧目)发成意语甚至西语那个样子……

总而言之,韦洛克官方录音带里面的那个声线,听Cicero讨伐Catiline的所有桥段都自带代入感,于是分分钟发展成洗脑循环。


8. Ablative各种用法依旧傻傻分不清。


9. Etymologia超好玩!真的超好玩!什么magnanimous本意是心很大(great-hearted)的意思,我才不会乱讲。


10. 依然在从句里剪不断理还乱。以前学SAT从句还觉得好难啊四处显摆……现在想想比起拉丁语来算个啥。想穿越回去打自己脸。

最悲哀莫过于有时候纠结半天quia和quod,最后心灰意冷去翻答案,发现这两个是“因为”不是从句。


**声明:并不是嘲讽造语或者嘲讽任何东西……尤其是那个贴子的图片,底下回复都是“你嘲讽我们番的OP你是想死吧”之类,可是我觉得,这个贴子说的东西很客观,造语就老老实实造语,如果本来是造语还弄个拉丁文名称,终归有些不伦不类吧,再说……歌词奇怪也不代表歌不好听,也不代表番不好看啊……

玻璃心要分场合要有限度。否则就是贬义的那种Huge Ego了不是吗?

虽然,我觉得如果我有一个座右铭,那大概不会是VERITAS而是HUGE EGO。

评论(2)

热度(19)

  1. 白日弥撒海赤蜻蜓(Leslie Li) 转载了此文字
    是,所以我只是浅尝辄止地入门了一下就决定改用阿西语装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