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赤蜻蜓(Leslie Li)

我 | Musica est mea vita; philosophia ego est.
或者说我希望这样。

哲学 | 『你命我避开人群。』——塞内卡
我在努力。

科学 | 『Chaos is everywhere.』——J. Gleick
正在逐渐意识到。

音乐 | 『他分不清巴松和单簧管,也分不清钢琴和抽水马桶。』——肖斯塔科维奇
说的就是我。

宗教 | 『我是个拙劣的,于心不忍的无神论者。』——木心
我也是。

爱 | 『最后他们发现,“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喜欢做协调家。”』——沽柳《孤流》
但愿永远不出此言。

前两天发现我妈知乎关注了个问题“怎么劝本科要学生物的孩子转系读金融或者CS”,我一下就很方。

然后翻翻这个问题的热门回答都是“总有南墙你让孩子去撞好了”。扔掉妈妈手机掩面长叹。

无聊到极点的时候去翻妈妈朋友圈和知乎的毛病,就是这种Operant Conditioning帮我改掉了。

不知道和知乎的言论[相对的]自由有没有关系,这种政治正确真是越来越过分。什么“反对吃狗肉的人就要抨击到死”,“讲个笑话:二十一世纪就是生物的世纪”,然而所谓“政治正确”啊…都带着有色眼镜,根本不肯放下confirmation bias好好谈问题,哼。

师清:

不懂知乎这个无脑黑生物的风气啊。
一样是被说挣不到钱找不到工作学这个没用没前途,如果被说的是文史哲就会有大批答主来强调精神财富的重要性,如果被说的是音乐美术那直接触犯知乎的政治正确。如果被说的是生物……
科科。

有的话刚说出来是个段子,改编一下多说几遍是个梗,再讲多了不分场合地讲就是在恶心人好嘛。

我校统一转专业时,生科院走的最多没错,毕业了转行的比例非常高没错,但是那些留下来的人都很自得其乐啊。

评论(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