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赤蜻蜓

读书笔记和半认真半不认真的东西堆在这里。
非三次元的产出都放到子博里了。

【ORAS】May's Diary - I

朋友圈都是高考的同学在刷屏。每一条都收到成千上万的赞。

莫名有种回到初中,被所有人不理的感觉。这时候折腾别的事都带着一种愧疚感,仿佛同学的压力(加速pp减少)和紧张感(吃不下树果了!)都穿过朋友圈和屏幕传到了我手里。

然而我偏偏不屈服。如果说不屈服的方式就是整理一下去年冬天打oras的战报来写一篇口袋同人发到lof上很奇怪的话,那么——我还真就是一个奇怪的人。

小遥的日记设定。赛蕾娜就是xy游戏里的赛蕾娜。对于为什么小遥和赛蕾娜认识,笔者表示拒绝解释。剩下的设定,从文里揣摩吧!

阅读过程中可以自己脑补BGM劲敌的旋律。不难理解为什么我玩完就对此bgm中毒了。


- - - 正文 - - -


Feb.3, 2016 P.W. (i.e. Pokemon World)

冠军之路。

比起普通的山洞,还是这里装潢得美多了。没有乱七八糟的岔路和机关,就顺着一条路一直走。走着走着想起冠军之路应该是冠军管辖的,想起冠军不禁心潮澎湃。

一边走,一边想着心事。山洞渐渐变窄,依稀能看到前面是洞口。我吓了一跳,以为冠军之路已经走完了。结果,我想多了,出去还是冠军之路。

这也就是为什么,一路顺着走到最后一个洞口的时候,我已经不愿揣测前面等着我的是什么了。

虽然,这一次还真的偏偏值得揣测一下。

一片曼珠沙华,红得冶艳凄切。我也不愿去揣测为何山洞里会长着花了,因为花丛中有一团绿白色的东西。

我的第一反应是,哪个神兽栖息在这里?雪米,美洛耶塔,雪拉比,都有可能。龙息之类的能量,是可以滋润万物生长的。正当我为这个逻辑把所有事说通的时候,我的脸狠狠地被打了。

那团绿白色转过身,我客观的大脑告诉我,这是那个在爸爸道馆遇见的,之后又在紫堇市遇到的少年,小光。

我有点懵。他不是那个弱不禁风的,带着一只同样弱不禁风的拉鲁拉斯的,患有哮喘病的,羸弱的,被自己家人反对踏上旅程的男孩吗?而我身处冠军之路,一路上遇到的不是精英训练师就是白发黑带的高手。

然而他走上前来,目光中充满自信,一反以前的怯懦。他感谢我接受他做我的劲敌——为什么又要感谢我?他抓到拉鲁拉斯的时候就感谢了我一番,然而我除了站在那里什么也没有做。他现在又谢我,可上次他的要求,其实根本没说出口就转身跑掉了。他现在,站在我面前,胸前挂着超进化键石的吊坠,要求我和他对战。

我说,好。我其实不知道什么别的可说的。弱不禁风的少年站在一个应该拥有八枚道馆徽章的地方向我提出挑战,我的确不知道该说什么别的。

他放出七夕青鸟,我就随手扔出队首的Archea。我的腕力,多亏了赛蕾娜的帮助,现在已经是怪力了。我让它使出双重劈。虽然七夕青鸟挺住了第一次攻击,两下怪力的双重劈很少有对手能承受下来的,更何况对方的属性被克制。

七夕青鸟倒下,小光放出了优雅猫。

我叹口气,让Archea使出了地球上投。优雅猫倒下。

双色玫瑰上场。我有些着急。难道他就要像上次,上上次,以及每一次那样被我打败?我犹豫了一下是否要让着他,但是我想起了我在冠军之路。对于一个理论上和我势均力敌的对手,怎么能谦让?

我对Archea说,用火焰拳。双色玫瑰也倒下了。我瞥了一眼Wally,他的脸上没有特别的忧郁、失望、甚至没有一丝焦躁。他只是顺从地用精灵球收回双色玫瑰,机械地拿出下一个精灵球。

是三合一磁怪。那么属性上钢系又被我克制了。这是他的倒数第二只精灵。我简直急得有些想哭。这么赢了的话,算什么?

我让Archea使出地球上投。

但是对方的光栅加农炮先命中了Archea。转瞬间Archea受了重伤。

这样的速度!

如果继续下一个回合,Archea估计是要败了。我拿出精灵球收回Archea。Taigus[注1]在我之前抓一只瑜伽王的时候被飞踢整得濒死。所以我的选择并不多。

拉帝亚斯,去吧。

拉帝亚斯使出龙息,我看着三合一磁怪用巨大的痛苦顶住冲击,然而它却迟迟没有倒下。我突然想起,是坚硬特性。

三合一磁怪负隅顽抗着。它的那发放电我相信是冲着Archea去的,因为打在拉帝亚斯身上如同石沉大海。然后它又用了三角攻击,正巧打到了拉帝亚斯之前战斗的伤口。麻痹特效。拉帝亚斯的瞳孔一下放大了。

一发影子球,三合一磁怪倒在曼珠沙华的花海中。

那么,就要到最后一只了吗。手中的超进化石,是留到这时的吗。

小光仍然不动声色地收回他的三合一磁怪。然后,他从腰间拿出一个锃亮的精灵球,将它抛向场上。

超能斗士。我深吸一口气。那么,这场决斗注定是它们,和我们,之间的了。

我按下腕上的键石,明亮的藕荷色光芒包裹了拉帝亚斯。我看到对面,超能斗士的身上,正在发生同样的事。两团光芒同时爆裂,紫色的Mega拉帝亚斯发出庄严的怒吼,白色的Mega超能斗士在斗篷下亮出红色的刀刃。

我和小光同时下达指令。Mega拉帝亚斯使出了再生。我笑了笑,因为对面的Mega超能斗士使出了剑舞。大家都不攻击。

“影子球!”我向Mega拉帝亚斯喊道。

几枚巨大的黑色影球呼啸着向对方奔去,然而在途中却与对方的精神切割撞个正着。精神切割的余威命中了Mega拉帝亚斯;剩余的影子球命中了Mega超能斗士。

“龙息!”“精神切割!”

再次的对轰,这次大都命中了对方。Mega拉帝亚斯的身上出现了棕黑色的伤痕,Mega超能斗士的白色身体被熏得青紫一片。

我想,再来一次龙息,大概差不多了。

然而Mega拉帝亚斯却突然从半空中垂直下落。坏了,我突然想起,刚才三合一磁怪的麻痹!

一波精神切割完整地命中了Mega拉帝亚斯。现在Mega拉帝亚斯和Mega超能斗士一样狼狈了。

我和Wally都是拥有8枚徽章的人,所以至少我们都知道,现在拼的除了速度没有别的了。

“龙息!”“精神切割!”两股声音重叠在一起。场上的精灵听到我们的呼唤,都全身紧绷,想要尽最后的力气完成训练师的指令。

然而区别在于,最后Mega拉帝亚斯成功了,而Mega超能斗士,也许只不过晚了几分之一秒。

飞奔的红蓝色混合的能量波,瞬间将对方淹没;周围掀起的气浪让曼珠沙华的花海荡漾起来。一切静得我可以听到曼珠沙华的花瓣相互摩擦发出的好听的声响。

Mega拉帝亚斯屹立在场上;Mega超能斗士躺着。我赢了,小光输了。一旁的瀑布水声突然大了起来,曼珠沙华的花海仿佛凝结了一般。


然而他一如既往地感谢了我。还送我一块觉醒石。“如果你有一只雄性的奇鲁莉安,请你对它用这块觉醒石。我希望以后你看到它,会记得我们的这场战斗。”

“谢谢你的不留情面。”

“谢谢你没有保留实力地打败了我。”

“我们一定要再战斗,这会是我生活的目标的!”他说完这句话,让到了一边。远方是冠军之路的出口,耀眼的光芒让我有些晕眩。我回过头冲他勉强地一笑,坚定地朝着出口的那一团白色走去。

白色的明天,明天总是白色的吗?

我有些伤感地预知到,离开了这片曼珠沙华的花海,有一些东西已经改变了,或者不如说,失去了,而且再也回不来了。

我想起我跟在小光身后收服的奇鲁莉安。现在的我竟然几乎已经想不起给她起的名字了。她的精灵球静静地躺在电脑的最后一个箱子里。我自欺欺人地把那个箱子的名字改成了FriendsForever,但自己都知道其实那里面都是自己用各种各样的借口丢弃的精灵。我想起赛蕾娜曾经跟我说过的话,她说她当了冠军以后,为了训练各种各样的精灵,已经很久没有把她的初始精灵从箱子里拿出来过了。为了孵蛋,她整天徘徊于饲育屋门口的路上,原本美丽的风景使她厌烦。

我往前走,经过一个个拱,走到精灵联盟的大门。金灿灿的建筑,富丽堂皇,古色古香。我心想,即便辉煌如此,除了冠军和四大天王,又有几个人会来欣赏呢。

我在门前站了一会,鼓起全身的力气,推开门。

这里将是我旅程的终点。大吾,你就在这里面,那么你等着吧,我很快就能见到你了。


注:

[1]: Taigus是小遥的蜥蜴王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