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赤蜻蜓

Grinding papers.
Grinding piano.
Grinding intestines with Rachmaninoff.

和这本书太有缘
十一二月的时候在首图偶遇中文译本
看了两页
好好看呀
翻到封面
既然是美国人写的为什么不去看英文版呢
去亚马逊上搜英文版 巨贵
要回老家去 就把书还了

五六月的时候拿到了学校的平台账号
看到图书馆的搜索目录 一时兴起想搜点什么
就搜了这本 竟然有一本存货

直到今天把这本存货借出来

就像刚到学校那天看到著名的图书馆塔楼在夜晚静静地亮着灯的时候一样有种莫名的kitsch的感动

(去吃晚饭的路上
朋友:我帮你拿点啥吧 啊 这本书我就不拿了 我知道你想抱着
我:依然抱着书一脸幸福地花痴着QUQ)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