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赤蜻蜓

Grinding papers.
Grinding piano.
Grinding intestines with Rachmaninoff.

NMR

今天经历了很多事情。

有化课写实验报告,前天晚上写到凌晨两点以及昨天晚上一直写到十一点半,推出了自己的分子结构,本来以为终于有一件事算是了了,然而今天早上一看数据发现不对,另外有一个完全看不上的结构竟然能完全符合NMR谱的化学位移和耦合。

整整一天都在绝望中度过,把两个分子的形状很仔细地画了出来,每个氢的化学位移都算了好几遍,在周围各种打听有没有拿到一个奇怪的醇的同学,生怕是自己死蠢算错了一个东西以至于得不出决定性结论。但是两个分子还是很像,以至于化学位移基本都一样,而且NMR谱给出的观测值也都介于算出来的二者之间——这是我见过的最没用的NMR谱。虽然全部加起来也没有见过几张。

所以就是经历了科学里的绝望的过程,明明以为自己懂了NMR,然而实验数据就是不能给出一个结论。一边害怕是因为自己的愚蠢导致自己算不出来,一边期待着是因为自己的愚蠢而不是无解,而一再地重新算。

直到晚上无聊地去查了一下红外光谱,发现虽然自己以为两个分子的红外光谱很像,但文献里的其中一个分子和我的红外光谱完全吻合,另外一个只是——很像。

完全不敢相信这件事,因为一个小时之前还在和同学互相吐槽红外光谱一点用都没有,完全不敢相信一百年以前的人怎么写实验报告。结果我的实验就被红外光谱拯救了。

现在用红外光谱给的信息重新在文献里找到了新的分子的NMR谱,和我的分子完全一样,我坐在图书馆里对着这张完美的NMR傻笑,觉得可以看它一个世纪。

科学里的成就感。

偶尔经历一下文学里的小确幸,音乐里的赖在琴房里不想走的时刻,有时只是遗憾地想起来自己已经坚定地要学科学,有些东西在我的生命里最多只能成为最大的爱好了。但是经历到这种时刻,顿时觉得一点也不后悔。

——一个十二点抱着电脑该开始写实验报告却在拖延的,自己的专业根本不要求修有机化学的,在写实验报告是因为不想复习下周的有机化学期中考的,心里想着自己真的想去琴房唱歌但是真的得写实验报告了的,因为早上八点灌下了一杯咖啡现在过度兴奋的,我。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