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赤蜻蜓(Leslie Li)

我 | Musica est mea vita; philosophia ego est.
或者说我希望这样。

哲学 | 『你命我避开人群。』——塞内卡
我在努力。

科学 | 『Chaos is everywhere.』——J. Gleick
正在逐渐意识到。

音乐 | 『他分不清巴松和单簧管,也分不清钢琴和抽水马桶。』——肖斯塔科维奇
说的就是我。

宗教 | 『我是个拙劣的,于心不忍的无神论者。』——木心
我也是。

爱 | 『最后他们发现,“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喜欢做协调家。”』——沽柳《孤流》
但愿永远不出此言。

A Little Observation

英语为第一语言的人(native speakers)说英语的时候也会有主谓不一致的特例。比如There's several people,或者There's加上其它复数的谓语。

还有来源于拉丁语的不规则单复数变体,总有一个比较常用的占优势(有趣的是,常常是复数的对应形式)。比如线粒体,mitochondria和mitochondrion,后者是单数,但是即便只是在讨论一个线粒体的时候有时说话者也会使用复数形式。 更常见的例子有bacterium和bacteria(细菌),spectrum和spectra(色谱/光谱)。即便是搞生化的教授也会在口语中把细菌的单复数搞混(one bacteria),而一个化学实验课的同学直到最后一篇实验报告的时候才弄清spectrum和spectra的区别。

然而教授还是做出了很多成果,我的这个同学在化学实验报告的得分也还是比我高。侧面反映出这可能是普遍的对不规则单复数的忽视。同学也大多无所谓,还不如我这个正在学拉丁语的在意。

还有shake的过去式,许多本地人认为shaked和shook都是正确的,有人可能甚至偏向于shaked;stealed和stole,有的人也认为前者并不是错误的。这是语言学上overregularization的现象。

虽然只是很小的细节,但是有没有可能慢慢地英语也会演变(像中文那样)成单复数、主谓语一致不那么重要的语言呢?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