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赤蜻蜓(Leslie Li)

我 | Musica est mea vita; philosophia ego est.
或者说我希望这样。

哲学 | 『你命我避开人群。』——塞内卡
我在努力。

科学 | 『Chaos is everywhere.』——J. Gleick
正在逐渐意识到。

音乐 | 『他分不清巴松和单簧管,也分不清钢琴和抽水马桶。』——肖斯塔科维奇
说的就是我。

宗教 | 『我是个拙劣的,于心不忍的无神论者。』——木心
我也是。

爱 | 『最后他们发现,“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喜欢做协调家。”』——沽柳《孤流》
但愿永远不出此言。

增加(和人类社会的)社交的几种方法

1. 去图书馆读书而不是窝在宿舍里读(好吧,是躲避和室友的社交);

2. 在图书馆允许说话的地方读书而不是在不许说话的自习室;

3. 在有窗户的地方看书,看着外面的行人来往说笑(其实大多数是看雨、落叶和大雪);

4. 从自然科学类书籍换到社科类;

5. 从学术类书籍换到文学类;更有甚者,换到小说;

6. 听音乐的时候从钢琴独奏换到个弦乐四重奏或者小夜曲之类,或者(独唱的)艺术歌曲换到歌剧(要揣摩声部和声部之间的合作啊,真的有很多的人际关系的);

7. 假期的时候回家,然后和亲戚同学、亲戚的同学、同学的亲戚吃饭(有时没有看上去那么痛苦,有时比想象中还要难以承受——取决于吃饭的对象);

8. 最后说一个不是我的:科学家Mitchell Feigenbaum在本科的时候对学术比人际关系更在意许多,于是专心学术之际和人之间的关系越来与疏离。大四的某一个时刻,他突然认识到他和人交往太少了。于是他专门去学校餐厅坐着,听同学们聊生活中的各种话题,然后“重新学会了和人交谈的科学”。*

8'. 所以由此类推,吃饭的时候不戴着音质极好的耳机听最近在练的曲子录音,表意识读着新近沉迷的书,而是面前只抱着正在吃的饭静静地听着隔壁桌略带尴尬的两个不太熟的人互相夸奖和聊天:这也算是一种社交吧。

*:引用自Chaos: Making a new science by J. Gleick. p.159

评论

热度(20)

  1. 纳豆烧酒海赤蜻蜓(Leslie Li) 转载了此文字
    ……(所以赋格听多了确实会增强精分潜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