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赤蜻蜓(Leslie Li)

我 | Musica est mea vita; philosophia ego est.
或者说我希望这样。

哲学 | 『你命我避开人群。』——塞内卡
我在努力。

科学 | 『Chaos is everywhere.』——J. Gleick
正在逐渐意识到。

音乐 | 『他分不清巴松和单簧管,也分不清钢琴和抽水马桶。』——肖斯塔科维奇
说的就是我。

宗教 | 『我是个拙劣的,于心不忍的无神论者。』——木心
我也是。

爱 | 『最后他们发现,“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喜欢做协调家。”』——沽柳《孤流》
但愿永远不出此言。

一个敬仰的人,比我大一辈,跟我讲过她小时候从花鸟市场买的麻雀回家。回到家爷爷问,麻雀哪来的,她说,路边捡的。爷爷说,外边捡的就回外边去吧。然后打开窗子就丢出去了。
现在想起来还会笑,堪比想起自己小时候浇花,爷爷突然打开窗子,结果我手里的一瓢水全泼在爷爷脸上的事。

在:

以前单知道爷爷爱养猫,但都养不住,不是死了就是跑了。今天不知怎么的说起,奶奶说自己不待见猫,总趁他不在打开门,猫就跑了,等他回来就说忘了关门(。),总共有三四个。


什么鬼



评论

热度(4)

  1. 海赤蜻蜓(Leslie Li)AωA-1 转载了此文字
    一个敬仰的人,比我大一辈,跟我讲过她小时候从花鸟市场买的麻雀回家。回到家爷爷问,麻雀哪来的,她说,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