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赤蜻蜓

Grinding papers.
Grinding piano.
Grinding intestines with Rachmaninoff.

摘抄/短评/人生体悟? 2017-02-11

His [a sociology professor's] definition: if you earn thirty thousand dollars a year working in an assembly plant, com home from work, open a beer and watch the game, you are working class; if you earn twenty thousand dollars a year as a school teacher, come home from work to a glass of white wine and PBS, you are middle class. 

然而至少从一些周围的人看来,如果做一个年收入一两万(?)的科研工作者,即便是当事人喜欢的工作,也不如做一个年收入十一二万的码农,即便是当事人不喜欢的工作。

这些人,是不再在意“阶级”而只在意“金钱”了呢,还是干脆就以“金钱”来定义“阶级”了呢?或者说其中最最不在意的,当事人到底喜欢做什么,什么能够带来快乐呢?

引申出来前者受老板压榨,容易过劳死,满脑子书呆子气,如果是女性的话作为女博士更有嫁不出去的危险。后者其实也不见得没有。

但是有钱啊。

所以说这样的社会还是……

Better withdraw from it?

曾经跟一个人谈话,他说,自己终于财务独立了。我说为什么如此在意这事。他说,因为之后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我说,但是我如果喜欢我做的工作,别人因为我做这个事给我钱,就已经让我很惊讶了,我何必要财务自由呢?我唯一喜欢的就是这个事了,也没有想过有一天要有(经济)能力去不做这个事。

他说,好吧,那么你学你的生物吧。

后来辗转往复,机缘巧合之下莫名离开了“学生物的”的圈子。但学的是自己更热爱的东西。上个学期期末在学校的实验室找了个帮处理数据的零活,这个学期开始正式工作,昨天拿到了第一笔工资。

感觉的确是“你们教我那么多做实验的技术和方法论,还让我亲身参与实验流程,还给我推荐文献看,回答我问的乱七八糟的问题,这还给我钱啊,实在是不好意思”。

不过有钱也好,至少那些虽然不贵但也不好意思花父母给的生活费买的书,可以去下单了。

诶,虽然鸡汤是个好东西,老发自己也会看烦的。但是在周围都是抱怨被自己学的东西折磨的人,还有“在我们这儿你天天去图书馆的话是要被鄙视的”(其实是个好朋友说的,笑)的评论,这样的情况下做一颗中流砥柱,也是要偶尔重复一些这种话勉励自己的吧。

评论

热度(2)